中国婚庆门户
婚庆公司
婚庆门户
二手网
婚庆门户空间
婚庆公司加盟
当前位置: 时尚社区爱情故事文章内容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7)

发布:{updatetime}| 来源:   | 作者: | 点击0

 

第七章 巨蛛

  金黄色的稻田如同梦境一般。这是一个悲伤却无法醒来的噩梦。

  夜心不敢动手拔出谢挺之胸口上的刀。只怕就这样天人永隔。

  那些离离的血,红得刺眼。

  夜心心慌地看着垂死的谢挺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世界就会这样崩溃掉。

  就在这个时候,风里传来了诡异的啸声。

  一阵怪风吹来,稻田里似乎有很多蛇一样的生物正在穿行!

  淡淡的腥臭味从风中飘来。那是一种似乎生活在阴暗巢穴里的生物的气味。

  夜心戒备地握住匕首,夜心之链活了一般发出阵阵热力,似乎有什么气息在其中跳跃。

  两道蛇影在夜心右侧暴起。

  那是多么诡异的生物啊,似乎来自妖怪的世界——人头蛇身的怪物。灰黑的鳞片布满它的整个身躯。那诡异的蛇信在人的脸上出现,让人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寒意。

  好大的两碗蛇肉羹。夜心冷冷地看着两只怪物。匕首上电光闪烁。自己心中已经开始慢慢结冰,有杀戮的冲动在匕首中流动。

  公子受了重伤,我们必须带走他。其中穿着绿衫的蛇人开口说道。事情紧急,自己不得不对杀气袭人的夜心说出真相。

  公子?夜心怀疑地看着蛇人。她的视线落在谢挺之苍白到透明的脸上,生命的光正一点一滴地从他身上流失。

  谁也不能从我身边带走他。夜心捏紧了匕首。如今的自己怎么能相信两个怀有恶意的蛇人。

  马上杀了她再带走公子。另外一个黑衣蛇人声音冰冷地说道。他的手上闪烁着微微的金属光泽,无形的力量正从他的身上传来。那是超乎人类想象的恐怖力量。

  风在原野上波动着,夜心的脸色变得苍白,但她的手将匕首握得更紧。

  黑衣蛇人鬼魅一般靠近夜心。

  夜心咬牙把匕首的电能调至最大,突然觉得自己很像倒霉的训兽师。

  电花四射间,蛇人飞退。它看着那令它觉得恐惧的匕首,是什么力量让自己那么疼痛?在神魔合体之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疼痛了。

  夜心很酷地站在原地,手麻得几乎握不住匕首。要不是夜心之链传来的暖流镇定了疼痛,自己大概已经痛晕过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谢挺之的嘴里出现了奇怪的声音,那是他的母亲谢夫人的声音。

  夜心让他们带走挺儿你不放心的话可以一起跟过来那诡异的声调让夜心头皮发麻。

  为什么谢挺之会突然发狂袭击自己?夜心发现自己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死老太婆,你是巫女教的人?夜心的视线落在谢挺之的脸上。巫女教的势力太庞大了,在谢府也潜伏着他们的人。谢夫人系出名门,身份尊贵。她居然也是卧底的话,那么其他高门大阀也一定有着类似的人物。整个天下已经有一半掌握在巫女教手中。

  诡异的笑声从谢挺之的口中发出,聪明的丫头要快不然,我也救不了挺儿

  神秘的地宫开口就在一个破烂的土地庙里。巨大的雕花石板上镶嵌着夜明珠,将通道照得纤毫毕现。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宫殿。

  这么宏大的工程觉不是数月可以完成的。

  夜心跟随着蛇人,走进一个雾气氤氲的空间。这里似乎有着强大的生命能量,让夜心之链不住地吸取着这蓬勃的能量。

  波涛浩瀚的地下湖上,长着白色的巨大花朵。那蒸腾的雾气说明,这湖水是温热的。

  谢挺之被放在湖中央的玉台之上。宛如献给地狱之王的祭品。他俊美而苍白的脸映着波光,显得那么虚幻。

  玉台上方是一个盘旋蜿蜒如蜗牛壳的巨大洞穴,黑洞洞的让人觉得无比的恐惧。水的波纹在石钟乳的洞壁上荡漾,有着诡异的感觉。

  谢夫人穿着黑色的袍子,长长黑发披散开来,只是眉心却点着红色的火焰一样的标记。

  她的眼神幽深,头发拖曳在玉台上。

  看着垂死的儿子,她的眼中闪过深深的痛楚。视线掠过夜心,那深深的恨意让夜心也打了个寒颤。

  你要救挺儿吗?谢夫人问。

  夜心的心紧了紧,她回答,是。

  在这个洞穴之中住着千年地蛛,如果有人进去唤醒它,它就会爬到天台上,将挺儿包裹在它的丝囊中。那千年地蛛的丝囊是夺天地造化的奇物,能够令死人复活。谢夫人似乎在讲述神话中才发生的事情。她狭长的凤眼中藏着一丝恶意。

  怎么唤醒地蛛?夜心凝视着玉台上的谢挺之,心中有诀别的意味。

  抚摩地蛛额头上的天眼。谢夫人淡淡地回答,不过,它的脾气一向不好,也许会吃了你哦。千年地蛛的睡眠被打搅的话,它会毫不犹豫地生吞了那可恶的人类。我的儿子,你居然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女人结婚找上海结婚网)违抗我的命令。她将死在神蛛之口,而且是她心甘情愿的。

  叫我去打扰一只有超级起床气的大蜘蛛。谢夫人您真是杀人不见血啊。夜心露出轻松的笑脸,没问题,我去。

  巨大的蜗牛壳洞穴里,夜心慢慢地走着。那洞穴异常光滑,大概是大蜘蛛毛茸茸的腿经常摩擦四壁的缘故。女孩子都怕蜘蛛这样的生物,它们长相绝对说不上英俊,而是异星生物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有一种毛蜘蛛,它的可怕之处就是能与植物合谋吃人。日轮花的枝叶有着很强的缠性,人一旦触到日轮花就会被死死缠住,这时,成群的毛蜘蛛就会涌上来将人慢慢吃掉。

  在圭亚那有一种食鸟蛛,它长达9厘米,体重60余克,八只脚张开有25厘米多宽。身上长有很硬的毛,还有八只眼睛。它结的网很坚固,经得住30多克的重量,小鸟只要被网粘住,就无法脱身。

  知道自己前往的是黄泉之路,夜心的内心却异常平静。

  她知道自己必须在生命的最后一秒求得生存的机会。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不能伤害那大蜘蛛,因为它还要救谢挺之的命。

  夜心抬腕注视着夜心之链。喂,你帮帮我吧,比如在唤醒大蜘蛛后让我离开这里。

  夜心之链光华流动,默默无声。

  路的尽头到了。

  钟乳石经过亿万年的生长将洞顶和洞底贯通,看起来犹如21世纪大商场里那些华丽的圆柱支撑。钟乳石上生长着发光的青苔,让整个洞穴看起来宛如迷幻的舞台。

  在那些圆柱间有着一张巨大的蛛网,白色的丝线足有自来水管那么粗,纵横交错,充满难以言喻的美感。这美丽的蛛网中央躺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大蜘蛛。一只和大象一样大小的蜘蛛。

  夜心目瞪口呆。连死亡在心中的阴影也消退了不少。

  她仔细观察那雪白的蜘蛛。果然,在它的双眼之间,有着半开半闭的红色眼睛。

  夜心在双手和鞋底抹上了谢夫人交给自己的蛛膏,开始爬天梯一般爬向千年地蛛。

  进入休眠期的千年地蛛除非感觉到危险,否则不会轻易醒来。

  站在巨蛛的面前,夜心缓缓伸出手掌。

  十七年来的生活片段在脑海中一一飞掠而过。

  夜心的手掌贴在了千年地蛛的天眼上。

  那巨大的半开半闭的眼睛突然大睁,赤红色的光芒在其中妖异地流转。夜心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心神都被那赤红色的天眼吸住,似乎要坠落入无限的红色地狱。

  千年地蛛缓缓张口,咬向夜心的头。

  神志被天眼控制的夜心完全不知道死神的来临。

  夜心之链在这一刻突然发出极其温暖的金色光芒。这光球将夜心牢牢裹住。千年地蛛呆了呆,八条腿居然欣悦地摆动了起来。

  夜心清醒过来。那只大蜘蛛的天眼中居然有着欢欣的情绪,这让夜心非常惊讶。

  你不打算吃了我?夜心微笑。

  千年地蛛似乎很喜欢那笼罩着夜心的光线,它微微靠近夜心,似乎又担心夜心害怕,再度离远了些。

  夜心觉得大蜘蛛像小猫一样可爱,试探着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大蜘蛛的脸。

  奇异的感觉从手掌心传来,那是巨蛛澎湃的情绪。友善的、亲近的情绪。

  求求你,救天台上的人吧。夜心在心中哀求。

  那大蜘蛛似乎真的听到了她的心声,爬向洞穴的出口。

  只见庞大的白蜘蛛落在了天台之上,它静静地看着谢挺之,然后在尾部释放出白色的丝。

  很快,谢挺之就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丝囊之中,只剩下模糊的人影。

  谢夫人虔诚地注视着千年地蛛,流下泪水,挺儿,你有救了!

  夜心静静地站在千年地蛛的洞穴边缘,偷偷地看着巨大的丝囊。谢夫人一旦知道自己没死,肯定会想其他的办法害自己。自己只想看着谢挺之活过来。

  千年地蛛敲打着天台上的玉石,隐约有一种神奇的节奏。那巨大的丝囊也因此剧烈地鼓动起来。

  时光缓慢的移动。没有晨昏分别的地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

  夜心躺在洞穴中,思绪万千。

  谢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杀死自己。如果自己继续呆在谢挺之身边,这样可怕的事情就会一再上演。

  应该离开吗?是不是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

  神啊,请让谢挺之活下来。

  夜心的手握紧,浑然不觉自己的手掌已经被指甲弄破。

  那血再度落在了夜心之链上,被宝石吸收。而宝石居然亮了一亮,那光线钻进了夜心的皮肤,似乎在呼唤着她沉睡的巫女之血。

  丝囊渐渐布满红色的血丝,远远看去像是一颗巨大的在跳动的心脏。

  千年地蛛敲打玉石的动作更加得急促。

  终于,那跳动的丝囊的颜色再度由红转白。

  千年地蛛爬回自己的洞穴。谢夫人跑上天台,将丝囊撕开。

  谢挺之俊美的脸不再苍白,玉一样的光华隐隐流转。

  儿啊,我的儿啊。谢夫人搂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啜泣了起来。

  谢挺之缓缓睁开眼睛,娘?这里是哪里?

  谢夫人的眼神一暗,你被一个妖女袭击,娘带你来这里疗伤。

  谢挺之喃喃地重复,妖女?

  谢夫人点头,眼中是深藏的恨意,她叫夜心。

  夜心?谢挺之好看的眉皱了皱,夜心是谁?

  隐藏在洞穴里的夜心一震。

  谢夫人笑了起来,你记不得了?也好,反正她已经死了。昨天本是你成亲的好日子,还是回去看看你的妻子吧。果然,挺儿在自己的控心术的反噬之下,彻底忘记了夜心。挺儿你对她的感情,她对你的一切,都会消失。你连她是为你而死的,都不知道。

  夜心从千年地蛛的洞穴中跃下。

  她看着谢挺之,挺之,是我。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谢挺之看着一个姑娘从半空跃下,风姿卓越。

  你是?谢挺之迷惘地问。

  妖女,你还没有死?谢夫人站在儿子身前厉声喝道。她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惊讶,夜心居然还活着。

  为什么他忘记了一切?夜心轻声问谢夫人。

  谢夫人高贵的脸上出现了恶毒的神情,妖女,你还想迷惑我儿?我是他的娘,他自然是相信我的。挺儿,还不动手杀了这妖女。

  谢挺之呆站着不动,心中的感觉非常的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耳朵听到母亲的吩咐,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却无法动弹。

  谢挺之,我们一起走,不管任何事,夜心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眼角却流下心碎的眼泪,我听说这世界有海角天涯,让我们去那里吧。

  谢挺之定定地看着夜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痛。他捂住心口。

  谢夫人那柔软的手指拂过谢挺之的睡穴,她扶住儿子,对蛇人吩咐道,杀了她。

  蛇人扑向夜心,夜心咬牙抽出匕首。

  而谢夫人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夜心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眼看着蛇人的手掌就要击中夜心的天灵盖。

  两股白色的丝线突然从千年地蛛的洞穴中射出,将蛇人缠住,收回洞穴。

  四周一片安静。

  片刻之后,干瘪的人皮连着衣服被扔到了天台上。

  谢夫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害怕地颤抖,神蛛发怒了还好自己的祖先是拥有巫女血液的旁支,千年地蛛才没有伤害自己。

  可是为什么夜心也能幸免?

  千年地蛛出现在洞穴后,它瞪着谢夫人,那红色的天眼里是狩猎的眼神。

  不要,夜心喊道,不要再伤害任何人。

  虽然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女人结婚找上海结婚网)该死上一千次,可是她是谢挺之的母亲。

  现在你是朝廷钦犯,识趣的话就不要在出现在建康。说完,谢夫人抱着儿子,仓皇逃逸。

  离开对自己依依不舍的千年地蛛,夜心回到地面。

  她茫然地走着。

  古代的天空蔚蓝,云朵棉花糖一样白。

  谢挺之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而自己成为了朝廷钦犯。

  自己该怎么办?

  天地之大,却似乎没有自己容身之处。

  你还活着?这真是让我惊讶。清晨的阳光下,慕容靠着树干站着,那毒舌说出的话还真是让常人难以接受。

  是你啊?你找了我很久吧?夜心笑了笑,那笑意却无法到达她的眼睛里。

  慕容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我我才没有发动手下到处找你!完全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谢谢你。夜心的脸上浮起极淡的微笑。

  婚礼看过了,人也见过了。你有什么打算?慕容拂去他雪白衣服上的落叶,宛如画中人。

  还没想到。夜心简短地回答,也许离开这里做做小生意,开点酒楼连锁店什么的。

  慕容轻笑,酒楼连锁店?你脑子里总是有许多有趣的想法。跟我走吧,我当你的大股东。

  夜心看着慕容,你是一个大财主?

  慕容回答,有点钱挥霍。

  夜心苍白的脸被阳光照得半透明,她的眼睛里有着精明,你的全名是什么?

  慕容的微笑消失,他顿了顿,回答,慕容冲。

  夜心露出古怪的表情,你是慕容冲?

  那个历史上有名的悲剧美男子?传说中的苻坚的男宠?那个杀了苻坚称帝的男人?

相关阅读:

免责申明:

本文来源于中国婚庆门户_www.xa999.com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给我们发邮件:xa999@xa999.com 本文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作出处理!感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责任编辑: ]

    广告位:AD109文字链 -

编辑推荐

yunc.xa999.com gz.xa999.com sh.xa999.com wed.xa999.com new.xa999.com suz.xa999.com
sm.xa999.com www.xa1001.cn

中国婚庆门户婚庆频道是中国最大的婚庆信息免费发布查询平台,免费提供婚庆公司、婚车租赁、婚庆酒店、婚礼策划、司仪督导、婚纱礼服等多种类别的庆阳婚庆相关信息,感谢您选择婚庆信息平台


彬礼婚庆全国连锁站点